您的位置:首页 > 考试资讯>正文

大学毕业 那些带不走的东西和永远挖不完的故事

时间:2019-07-13 21:10:39    来源: 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

  大学生活故事遍地。所以,你问我大学究竟存了多少故事,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似乎永远也挖不完——

  大学毕业,有哪些东西带不走

视觉中国供图

我们希望每人拆一面墙带回家

海梧

  我们宿舍墙更值得记住的,还是在四年里自然蔓延、越来越稠密的回忆,以及一些未完待续的故事。时光溜走,曾经的明亮与黯淡,都会因为我们长大而成为一种可爱。

  大学毕业前,当我们忙着打包行李、转手旧物时,宿管阿姨忽然在楼下写通知:学生离校不得晚于某月某日。在那之后,所有宿舍会被彻底清空,重新粉刷墙面。

  室友和我看到了这行字,心情都有点怅然。我们最舍不得的大学宿舍记忆,就是那几面墙了。然而,这反而是会消失最快的痕迹。室友开玩笑说,可不可以每人拆一面墙,打包带走?

  墙,是集合我们4个人共同精神的载体。还记得大学第一天,我们4个初来乍到,尴尬地坐在各自椅子上呵呵傻笑,还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启新话题。琪琪率先提议,不如集体去校园超市采购,把宿舍布置起来。

  第一次采购尚无太多奇思妙想,我们首先买的是一块装饰得特别有少女感的磁性白板,挂在进门左手边的墙上,一致决定用其书写每天集体必做的重要事项:交论文DDL、考试时间、班车车次、学生会活动等。

  往后的生活证明,这块白板还是发挥了极其重要的功能。但是,一年365个日日夜夜里,丰富这块白板的内容,大多数并不是紧张自律的“好学生时间表”,而是手忙脚乱的狼狈提醒或吐槽。例如考试前鬼哭狼嚎的脸、“不减肥,毋宁死”的加粗标语,又或者是手机无法替代的信息传播——每个要上“早八”课的日子,贪睡的琪琪总是掐点奔到教室,赶不上吃早餐。我们临走前无奈地听她哼哼“一分钟后就起”,然后在白板上写“早餐在我们手上,你速来上课”。

  当然,那块每天“阅后即擦”的白板,只是最初级的宿舍装饰物。时光渐长,越来越精巧的心思,在宿舍四面原本空空荡荡的白墙上生长出来。

  小荷颇为讲究生活情调,时不时拉我们坐地铁去一趟宜家,入手一些温馨的卧室装饰品。小荷在宿舍墙上挂过如胶卷般长长垂挂的相册,也在靠阳台墙壁上钉过小木架,摆上一排小花小草。

  过于精致的作风,让前来串门的其他宿舍同学都会大呼小叫一番。小荷则教育她们:“花这点住宿费就能住上市场价每平方米10万元的房间,当然要好好珍惜了,布置漂亮才能活得舒心!”

  而我们宿舍墙更值得记住的,还是在4年里自然蔓延、越来越稠密的回忆,以及一些未完待续的故事。时光溜走,曾经的明亮与黯淡,都会因为我们的长大而成为一种可爱。

  中学时代就是绘画高手的大林,刚上大一时,就在她床铺那面墙上画了一幅很大的手绘中国地图。不过这幅手绘地图最初不是为宿舍装饰而画的,动机非常浪漫。

  大林和男友是高中同学,在相隔千里的两座城市读大学。大林就用地图安放这段异地恋的进度条。地图上不仅有各自的城市,还特别标注了她俩假期一起旅行经历过的风景。我们这3个“单身狗”走过大林的那面墙,都要感慨这把“狗粮”杀伤力太大了。

  但之后的故事很遗憾,大二时,大林的男友忽然提出结束这段感情。那天大林下课独自一人回到宿舍,简单拿了两件衣服就坐高铁回家了,再次出现在宿舍是一星期以后。

  面对失恋的大林,除了陪伴和安慰,小荷还想出一个主意:将大林手绘在墙上的地图,改造成我们宿舍的“流浪地图”。这张图不再属于一段伤感的往事,而是被4个姐妹的共同回忆取而代之。

  我和小荷都是热衷于利用每个假期到处旅行的“阿浪”,我们俩去一座新城市游玩,都会在当地寄一张明信片回宿舍——收件人是宿舍4个人的名字。所有寄到的明信片,一张张都被贴在手绘地图上。攒得多了,感觉这张地图很像是一间“旅行杂货铺”。每张明信片背面各自写着零碎的感言,正面看过去,花花绿绿的景致拼凑在一起,便会觉得这4年真的很赚了,有我的此刻,有你的远方,人生经验值MAX。

  在某一次旅行时,店主说可以帮我存着,寄给未来。于是我写了一张,寄到属于毕业的6月。

  毕业的时刻到来了。

  我们4个这才意识到,过去在墙面上多深情多投入,现在的舍弃就会有多虐。毕竟,都带不走啊!门口的白板,被反复写反复擦了4年,最终停留在“毕业快乐”的字幕上;温馨文艺的小装饰都被取下塞进行李箱,或者转手卖给学弟学妹;我当初“寄给未来”的明信片如期而至,可是刚刚贴上手绘地图就又要摘下来。

  所有明信片,我们4人分掉留作纪念。而那张地图,两星期后会被学校统一粉刷掉,踪迹全无。

  忧伤之际,琪琪说:“难过啥?我们的回忆,也覆盖在前人的回忆之上啊,历史车轮滚滚而来无法阻挡!”这倒也是,没有人一直是20岁,但永远有人是20岁,重复着我们的喜怒哀乐,然后恋恋不舍地被抹去。

我把你来找我的车票扔了,你会生气吗

胡一舟

  异地让我们成长,有更多的个人空间、接触更多的朋友,也更温柔、独立,学会为对方着想。我从不期待一百分的恋人,但原来只有六十分的他,愿意为我做到八十分,便是可贵。

  毕业离校收拾抽屉时,我翻到了一叠厚厚的火车票。乘车人老张,出发地上海虹桥、到达地南京南,又或者是反向。

  老张是我的男友。大学4年,我们一个在上海,一个在南京。这些车票见证了4年里的来往奔波,不知不觉间,车票竟然攒了这么多。4年异地,以小心翼翼开始,又在不知不觉、平平淡淡中结束了。

  第一张车票,是在大学的第一个学期,他来南京看我。我们学校里有条种满了法国梧桐的大道,夏末初秋的阳光配着十月的风,我觉得很浪漫,身旁的他只是说:“你去拿个快递都要走这么远,好辛苦哦。”

  那次他把车票“上交”给我,上海至南京。我许诺一定会好好珍藏,到毕业的时候攒到厚厚一沓,拍照发微博,想想多么排场有面子。

  还有一张车票,是有一年清明节,我们一起去了南京的鸡鸣寺。这里以“求姻缘”灵验著称,许愿的情侣在绸带上写下永远相伴的心愿,表情严肃而虔诚。我们许下的心愿里有家人健康、学业有成,却唯独没有我们……那时,我们已经听到了太多无疾而终的异地恋故事,因此很排斥去想未来的事情,每每心照不宣,以“顺其自然”来面对。或许,这是对不确定未来最漂亮也是最懦弱的借口。

  但时间就在一次次相聚和离别中过去。车票越摞越高,不断抵达那时我们以为的“未来”。有一年他生日,我已经想不起来我为他精心挑选了什么礼物,但却记得他当时一字一句地读完我写给他的信,摸摸我的脑袋。我俩谁都没有说话,只是看着对方的眼睛傻笑。

  当然,乏善可陈的日子还是多数,忙起来的时候,攒车票的宏伟计划只好被暂且搁置。不过,就是没有时间见面,我们还会在去食堂吃饭的路上、下自习回宿舍的路上打电话。即使是各说各话,但是好像倾诉完一天的情绪,明天又可以继续赶路。朋友、男友、战友,每个阶段,每个身份,他好像都切换得很好。

  其实这4年来,我去上海的次数一只手可以数得过来。他总说 “上海有什么好玩的”,其实他只是不想我辛苦,总是他过来,不让我过去。说来也很奇怪,我总是怪他对我不够好、不够关心我、没有惊喜、平淡得让我想不起来有过什么热烈的日子,但是这样回忆起来,好像又不知不觉地走了很远。

  陈奕迅在《陀飞轮》里唱:“活着多好,不需要靠物证。”此时我感受到,“不需要靠物证”的东西太多,比如一段感情。

  我看着那叠车票,然后把这所谓的感情物证丢进了快满的垃圾桶。

  我曾经问他:“我把你来找我的车票扔了,你会生气吗?”

  不出所料,他说:“不会啊,它只是提醒我们有这一段故事,但是没有车票也会记得啊。”

  在一起太久形成的默契,许多话语和行为我不需要说明,他便能真的明白。这么多年,我们逐渐在感情里找到了一个最舒服、安稳的距离,不能用亲密或者疏远来形容,大概就是“合适”吧。跟他在一起的时候,通常是他在说、我在听,又或者是在笑。不用为了聊天而去找话题,在他身边,我可以完全放松下来。

  如今,我们又即将分赴不同的城市继续学业,异地还将持续,车票依然还会有很多张,而我已不想会再把它们攒起来,以至于有一天还要丢进垃圾桶。

  异地让我们成长,有更多的个人空间、接触更多的朋友,也更温柔、独立,学会为对方着想。我从不期待一百分的恋人,但原来只有六十分的他,愿意为我做到八十分,便是可贵。未来,我们的距离更远,却让我期待更远的未来。

1 2 下一页
相关新闻
    无相关信息
友情链接